当前位置: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观影指南 > 正文

小人物的大江山情怀,人物分析

时间:2019-05-20 02:27来源:观影指南
不典型的典型宿命  小人物的大江山情怀---影评《小武》                 文/牧羊人 我们的音乐,我们的电视,我们的电影,我们的教育,无不在概念化的状态下进行。在概念

不典型的典型宿命

 小人物的大江山情怀---影评《小武》
                文/牧羊人
我们的音乐,我们的电视,我们的电影,我们的教育,无不在概念化的状态下进行。在概念化下面长大的我们,思维方式无疑也会进入一种概念化的状态,比如对于艺术的审美。具体一点,对于电影艺术的审美。在我认为正是因为这种概念化的阻碍,导致中国电影在拍摄的时候太过刻意强调历史,强调历史的特殊性。而其实上这种电影所欠缺的是,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或许拥有无法理解这种东西。而《小武》这部电影却打破了传统,我记得有些国外的影评人认为贾樟柯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一个起点。当然,我们的国人未必承认这一点,正如假樟柯的电影要么进不了电影院,要么没有人进电影院观赏。在我认为,这并不能抹灭这位大师的价值。在《小武》里面,电影让我们了解到一个小偷的生活,而在一个小偷的生活状态下,历史的背景像浮球一样自然的飘浮在我们的面前。

《小武》影评

几乎是补课似的,看了《小武》。严格说,今天我的心情非常糟糕:早晨睡觉被吵,电视频道乱套,手机充电坏掉,电源插座闪爆,银行关门凑热闹,车子中途抛锚……小小的倒霉事一件件,挠着人心烦扰。仿佛一种宿命在开玩笑。

97年,当让每一个人去回忆这一年的自己的时候,或许早已变得模糊。但当你听见《心雨》、《大花轿》、《纤夫的爱>〈爱江山更爱美人〉,或许97年关于你的记忆将会被激活一样,画面栩栩如生。贾樟柯在对时代背景的把握上下了很多功夫。我记得影片的开始,他用了赵本山与宋丹丹的小品。小品的台词其实有点类似于黄段子;走在汾阳的街道上,关于严打的广播到处都是。在贾樟柯的影片里,台词其实并不是最主要的部分。所以对于观众来说,我们需要有不错的读图能力。在每个人物背后,那些道具,在我们眼睛里并不太在乎的道具其实是影片最为重要的部分。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
 
影片开头,小武在公交车上偷窃的时候,一个镜头是小武,一个镜头是汽车前面挂着的毛主席头像。而小武,一个小偷穿梭在大街上时,背景是严打的广播。我们从这里看一看出,贾樟柯作为导演,他并没有像一些导演那样给出一个自己的立场。而是把这些真实的场景拍出来,但影像之下,我们不免感觉到一种嘲讽。这种嘲讽能代表导演的立场吗?在我认为也不能,而这些镜头其实是说明社会当时的本身面目,那个社会本身就在在嘲讽的状态下延续着。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经济和文化处于一个强烈的转型期,贾樟柯通过影片《小武》反应了那个时代的人混乱、焦虑、浮躁的普遍心态。

朋友早早推荐给我《小武》看,而我却一直没有看,表面原因是时间仿佛总挤不出来,深层原因是:因为电影的良好名声,所以总是想好好踏下心来看。这种崇敬感让我小心翼翼。不过,今天的宿命让我抛开了这么一种心情。看后发现,这部电影就是在写一个宿命。

小勇要结婚,告诉了所有兄弟,却没有告诉小武。小武心里特别不舒服。有个镜头我们要注意,那就是从路边销售的录音机里传出来〈霸王别姬〉的音乐,而导演其实要的是这个歌曲里面的几句台词;“我心中,你最重....”,小武站在录音机的旁边想了想,于是决定继续偷一把。他那着偷来的钱换成一百的,然后给小勇送去。其中还有一个镜头,那就是小武把三百块钱放在小秤上秤。其实这个举动是小武听了〈霸王别姬〉之后的一些感受,因为他认为那代表自己对小武的诚意有多重?换句话说就是小武其实一直把小勇当作自己的兄弟;小武找到另一个朋友核实小勇结婚的事情时,背景是录像厅里面传出来的录像声音。可能大家觉得,导演只是想渲染那个年代的气氛。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录像厅里的电影放的是周润发,小马哥的。而台词所念叨的是小马中枪快死之前的兄弟感情对白。这给小勇跟小武见面的对白埋下了伏笔。小武对小勇生气,怨小勇没通知他结婚的事情,对白里面提的都是兄弟感情。小武把钱给了小勇自己走了,独自喝酒,里面有个镜头是小勇在家看电视里的自己,小武在餐厅电视里看着小武。这两个镜头对我来说非常感动。片对于小武角色的展开也就是从这场“义气”的破裂开始的。

片子的开头是赵本山的一段小品,紧接着贾樟柯将镜头转向了主人公小武。与其他影片不同,贾樟柯在此没有直接正面的给小武正面的镜头。巧妙的用一个火柴盒的特写、小武衣袖过长还有景深处的拖拉机来说明当时的环境,贾樟柯的这部片子用即时性的拍摄风格更是使这部影片更加接地气。

记得在上学的时候,老师总爱告诉我们:这个作品的人物是典型形象,那个作品的人物是时代代表,仿佛文艺作品中一定要塑造个模范;要不是有鲁迅先生的“阿Q”,还真以为上得了艺术台面的就是那几道满汉全席、国宴甜点呢。“小武”无疑不会成为当代的代表人物,不是因为他不典型,而是因为他这种典型不是主流中的典型。因此,这个电影墙里开花墙外香,墙里捂着,墙外薰得老外直晕却管不了了。

“手艺人”小武跟兄弟不欢而散;社会正在严打,派出所的老人劝慰小武作正经事,他周围的朋友也在劝慰小武走正途。小勇看不起做小偷的兄弟小武,这一点对小武来说是件刺激不小的事。所以接下来的故事所要表现的就是一个小偷找回自己尊严的东西。

开始在大巴车上的行为就点明了小武的身份——一个社会的边缘人物他是个小偷。之后,到了汾阳贾樟柯以声画蒙太奇,更是衬托了小武。广播里的严打犯罪,现实中正在小偷小摸,实在讽刺。接下来镜头转向小勇,之前和小武一样是个小偷,之后金盆洗手开始做些小买卖,这段是小勇要结婚了有电视台的记着来采访。再一次和小武的生活形成对比。之后小勇要结婚,但是他没有告诉小武,小武知道后,冒着风险再次偷窃就为了儿时的诺言,小勇结婚他送他六两钱。小勇结婚前一夜,小武去找了他,心里虽明白但还坚持问小勇为什么不叫他参加婚礼而小勇的回答实在敷衍,指了指彼此胳膊上的纹身,放下六两钱,走了。两人的友情也告一段落,就这小小的一段,贾樟柯让观众全方面认识了小武,他是个重情义的人。之后,小武坐在修车店门口的镜头,一个对称的几何构图,小武一人的闷闷不乐与旁边一起谈笑的人形成强烈对比。然后贾樟柯以一个固定长镜头巧妙的改变了人物状态,使小武成了人流车流中一个渺小的存在。

影片中,贾樟柯的镜头给的一般是近景,在画面上,人物一般是半身,而且几乎占满屏幕;镜头不时晃悠,肯定是让摄影师肩扛着,纯力气活啊。这种画面安排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小武仿佛就走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画面用的胶片颗粒粗糙,色彩晦暗暗的,仿佛蒙着一层雾。电影的背景声音一刻不停地喧闹,这个小城永远也不消停,故意让人烦躁。不过,这样的嘈杂的背景音倒是让不时出现的荒腔走板的流行歌曲好听了些。小武在澡堂子里唱的那几句,成了片子中最好听的曲子。这部片子的演员都是非专业演员,操着浓重的方言。如果不是有字幕,台词我80%都听不懂。我觉得,听歌曲的时候,如果听不懂词,那就特别容易感受曲子的旋律。那么这部电影的旋律呢?

那么对于胡梅梅(小姐)的出现以及跟小武的关系我的理解是,胡梅梅这个角色的出现,其实是帮助了我们进一步对小武这个角色的深入透析。其实不难发现,小武在胡梅梅身上付出了他的真爱。一个从来不会唱歌的人,为了胡梅梅一个人在澡堂学唱歌,一个独来独往的人会为了胡梅梅而去买热水袋。还为了这个女人买了一个BP机,以便随时跟胡梅梅联系上,所以通过胡梅梅这个角色,其实我们进一步了解到小武真性情的一面。所以说贾樟柯的片子不会有太多概念化的东西正是这个意思,他不会把一个人物固定死。小偷就是怎么样怎么样?那另一方面,胡梅梅这个角色其实也可以当作影片的一个道具,前面提到,影片的道具某种程度才是最重要的。胡梅梅生病在家的时候,小武叫她唱歌,于是她唱了王静雯的〈天空〉,唱着唱着就埋头哭泣,而小武此时跟她播放了一段很温暖的音乐,胡梅梅马上扑到在小武怀里。97年,对于这些出来做小姐的女人,其实他们都渴望着被关怀。但小姐毕竟是小姐,她仍然还需要生存,作为手艺人的小武难道真的养得起吗?胡梅梅心里是有数的,小武某种程度是他精神上的一种安慰,所以跟有钱的老板离开了汾阳。导演对他们两个人的情感设计颇有几分幽默,比如当小武被抓之后,看着电视里面自己被曝光的新闻,此时,胡梅梅给小武发来BP机短信:祝你事事如意!增加了这个人物的悲剧色彩。第三,前面提到小武一直想找回一些尊严。当胡梅梅说让小武养他的时候,背景音乐放得是〈爱江山更爱美人〉,小武揉着美人极为惬意,而在朋友面前,一杯杯的将酒喝下。所以这个音乐的重要性在于,他把一个小武所想要的表达的很清楚。

友情告一段落,小武去卡拉ok唱歌,认识了胡梅梅,但只有胡梅梅在唱。此时的一个略仰拍镜头,就让胡梅梅和小武这两个边缘人物有了强烈对比。随后小武几次去约胡梅梅,一次在外面闲逛,胡梅梅拿他身高开了个玩笑,小武立马就跑上二楼站的比胡梅梅高。然后陪胡梅梅去打电话,因为旁边在施工为了不吵到胡梅梅他直接去拔了电源。这几个简单、平常的镜头就能反映出小武的性格,他自尊心强他细心。他对胡梅梅的感情急速升温,胡梅梅生病了他去帮她买暖水袋,给胡梅梅听了会放音乐的打火机,她哭了之后的两人互相倾诉,胡梅梅从敷衍的对话到告诉小武她的理想。这一段的固定长镜头,拍出了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小武去浴池洗澡,他唱了歌 ,当他一个人时他是轻松愉悦的 ,他的口哨也隐喻了自己获得爱情的喜悦。之后去给韩梅梅开了金戒指再找胡梅梅时,她已被带走,也许这都是小武的一厢情愿 。胡梅梅的离开,小武再次回到之前的混沌状态。

编辑:观影指南 本文来源:小人物的大江山情怀,人物分析

关键词: 威尼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