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观影指南 > 正文

当你醒来,你的名字

时间:2019-05-20 02:27来源:观影指南
滴~   前面走过一位胡子拉碴的男子,验票机上显示0次乘车记录。   今天是2016年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三叶想这位看起来有点怪的先生不是这个月第一次出远门,就是今年第一次

滴~
  前面走过一位胡子拉碴的男子,验票机上显示0次乘车记录。
  今天是2016年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三叶想这位看起来有点怪的先生不是这个月第一次出远门,就是今年第一次出远门吧。
  三叶迅速刷了她显示足有61次记录的羊城通,好奇的跟了上去。
  他走路也很怪耶。三叶看着男子走到人最少的入口处停了下来,跟前面的乘客隔开足有一个人的距离。
  真是让人担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世界排上队。
  果然没过多久男子前面和后面都挤满了人。男子无动于衷,面无表情,感觉在另一个世界,前后无路可退的局面只是让他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
  一号线来得很快。三叶这时才想起了自己忘了排队,于是冲入人群,在开门的间隙趁乱挤到了男子前面。
  这么好欺负的人,不用才不用。晚上还要赶去跟闺蜜聚聚呢。三叶想着。
  男子不但没任何反应,还后退几步怕身体碰到三叶。
 车门关上,三叶才发现和面对面站着,一眼千年,脱口问到:我们好像哪里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一时惊讶过后很快反正过来,笑着看着三叶说:请叫我雷锋!

图片 1

曾经听过一篇文章,很有画面感的剧情顿时让人有拍成电影的感觉,后来真成了电影,它的名字叫做《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两个月前,看过一部电影,逻辑穿梭的剧情亦让人很有写成文字的冲动,后来真的引进大陆上映了,它的名字叫做——《你的名字》。

图片 2

文/墨行

图片 3

篇首语:曾经听过一篇文章,很有画面感的剧情顿时让人有拍成电影的感觉,后来真成了电影,它的名字叫做《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两个月前,看过一部电影,逻辑穿梭的剧情亦让人很有写成文字的冲动,后来真的引进大陆上映了,它的名字叫做——《你的名字》。

这是哪里?

清晨的曙光透过薄纱的窗帘,在“三叶”的脸上打出几丝红晕。“三叶”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似被绑架般看着卧室里眼前的一切。这是哪里?卧室里的一切摆放的是如此的整齐,一点都不像自己随意的风格,而且貌似是女生的闺房。

是还在做梦吗?“三叶”发现“自己”竟然还穿着女生的睡衣!这低头一看,分明就是平时梦境的重要特写嘛~但这梦为何如此真实?真实得很有去捏一把的冲动。

没错,TA的确做了。

“姐姐,你在...!”想叫姐姐去吃早饭的四叶推门进来,一脸惊愕。

“梦境里竟然还有被偷窥的剧情安排。”

可是不像以前的梦,能在关键时刻醒来,或是能在闹钟响起的那一刻被扼令而醒,今天的梦,似乎很长,也很真实。

三叶,是糸守高中的高中生,父亲是镇长,外婆是神社人员,母亲在生四叶的时候难产去世,父亲因为母亲的离世而剥离了家庭,三叶和四叶便跟随外婆成长。

“三叶”跟着梦境里的剧情吃饭、上学、放学,偶尔在神社祭祀中表演口嚼酒。

他不知道,在他进入三叶的梦境,三叶同时也进入了他的梦境。

因为那天,他们交换了身体。

他,叫泷,是东京中学的高中生,酷爱建筑设计,画得一手好画,学习之外兼了4份工。

“泷”也跟着梦境的安排上学、打工和看男生打球。

在梦境脱离的时候,他们便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彼此朋友圈里的人对他们不同时间迥然的表现,表示万分诧异,以为人格分裂,忽而刚毅霸气,忽而柔情似水;忽而几笔素描勾勒全场,忽而退居一隅呆看球赛。

为了不影响彼此的生活,他们约定了一种方式,用记事本和照片记录在那段梦境中做过的事和遇到的人。

梦境的交换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平稳而刺激的进行,这种方式也让彼此有个更好的了解和对话空间。

图片 4

图片 5

我们见面吧!

梦境醒来,泷看着记事本里三叶的留言,又惊又喜的赶忙收拾出门,在拥挤的东京街头奔赴约会的地点。

傍晚的余晖一点点拉长立交桥上泷久立的身影,她没来,电话无法接通。

夜幕开始低垂,浅灰的天际慢慢变得暗蓝,星空透露出零星的光亮,在这孤寂的街头。

独自一人踏上开往东京的高铁,这是三叶第一次独立出远门,还是去和未曾谋面的梦里的人约会。

“这样会不会很冒昧,到时候会不会很尴尬?”看着窗外极速后退的田野,三叶心想。

习惯了乡村的慢节奏和低人流,三叶在人挤人的东京车站显得束手无措,便给泷打电话,无法接通。

“如果能碰上,你一定能认出我吧?”不甘打道回府的三叶想,“因为在梦里,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在街头徜徉了大半天,丝毫没有你的影子,电话也始终安静。

坐在地铁站的椅子上,三叶呆呆的看着飞驰而来慢慢减速的下一趟地铁。突然,眼前一亮,疾步追上,在打开车门的刹那,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挤向车厢里的人群。

“泷!”终于见到了梦里和自己交换身体的人,三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恩?你是谁?”一心低头看打工进度的泷,看着一脸挫败感的三叶,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下一站是....”地铁的到站提醒似乎是在催促三叶赶紧下车,回你的糸守去。当车停靠,她便涨红着脸准备下车。

“等下,你的名字是?”刚想回答,但她被簇拥的人群挤了出去,她拉下盘在头发上的结绳,甩给了他。“三叶,我的名字是三叶!”

他去赴约,她并未如期出现;

她去找他,他却不认识自己。

此后,他们未曾交换身体,也不曾进入彼此的世界。

时间仿佛停滞,空间仿佛回到了原先的界面。

图片 6

1  “这是哪里?”

我要去找你!

没有了当初另一个世界你的陪伴,没有了记者本里“你在我的梦境里做了什么”的更新,泷感觉失去了什么,看着手腕上的红色结绳,想不起来它的来源,但感觉自己在追寻着什么,应该去追寻什么。

只可惜在梦境里只是追随剧情,连梦境的地点都未曾在意,就连她的名字,他也没有问起。

什么提示都没有,只有那个无法拨通的号码和慢慢随着时间流逝的残存记忆。

泷根据仅存的记忆,慢慢回忆脑中的那些图景。那湖泊、那陨坑、那山路...于是,便收拾行囊,携着依湖而建的小镇图样上路。

一路问询,丝毫无果,没有人听过看过他画稿中的风景。

“你画的是糸守吧?”正当在面馆就餐完,以为犯了方向性错误而准备换个方向找寻的时候,店家不经意而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似拨开云雾的一剂光芒,“画的真好,可惜...”

店家的老家就在画中的糸守,那个他们魂牵梦绕的地方。店家特意驱车帮泷带到了那个他日夜追寻的梦境之地。

黄色的警戒线,斜斜的耷拉在冷风之中。

一只孤鹰飞过,在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声低鸣。

循着它的方向望去,在颓废的夕阳下,是两个交叉的湖泊,冷冷的反射着本就不多的光芒。

湖泊周边,是大大小小破损的石块,有些来自山野,有些似有建筑的痕迹。碎石之间,躺着几节扭曲的列车和一片片的瓦砾。

一片死寂,毫无生机。

眼前的一切,分明和画稿中的景物是多么的相似,但为何是如此的景象!

“半个月前她还在给我发讯息,怎么会...”泷掏出手机,点开记事本,而在打开的刹那,原先的一字一句正慢慢变成乱码,尔后消失。

记事本被莫名自动清空,他的记忆在此刻也变得犹豫和有点动摇。

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不相信如此美好的梦境竟然换来如此悲凉的结局。泷开始在本地图书馆中找寻记忆,自己都不确定的记忆。

“8:42,陨石坠落,当时正是祭祀时间...”泷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记忆中的一个湖被硬生生的砸成了两个。更让他无法相信和落泪的,是看到了500多人的遇难者名单中,赫然列着——“宫水 三叶”。

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手指忍不住颤抖,心绞痛在一起。

这是三年前的悲剧,难道...难道...难道和我交换身体的,是三年前的她?

图片 7

清晨的曙光透过薄纱的窗帘,在“三叶”的脸上打出几丝红晕。“三叶”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似被绑架般看着卧室里眼前的一切。这是哪里?卧室里的一切摆放的是如此的整齐,一点都不像自己随意的风格,而且貌似是女生的闺房。

你也在看彗星吗?

千年一遇的彗星,刚好划过糸守上空,听说整个日本都能抬头看到这等奇观。

刚从东京回来的三叶,依旧沉浸在困惑和伤感之中,她困惑好不容易在地铁上碰到的泷为何不理她,她伤感的抬头看着天际上划过的彗星,拖出的长线似自己的思念。

不知此刻,在东京的你,是否也在看呢?

骤然间,彗星分裂,撕裂成无数碎片,穿透三道云层的翻滚,砸向地面。

而那时的泷,在东京的阳台上,也看着远方璀璨绚烂的彗星。他不知道,同一个时间另一个空间的那个她,也在这个时候,看着它。

而现在的泷,自然也不知道,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她和现在的他交换了身体。

他不知道,从那一刻开始,她便已不存在。

他不知道,她来东京,见的是三年前的他。

他不知道,陪了他三年的结绳,是来自三年前她的盘发。

图片 8

是还在做梦吗?“三叶”发现“自己”竟然还穿着女生的睡衣!这低头一看,分明就是平时梦境的重要特写嘛~但这梦为何如此真实?真实得很有去捏一把的冲动。

我一定要再见到你!

不甘就此结束的泷,开始寻找能再次联结彼此的方式,希望有一天,能够再次交换身体。

他翻越了梦境中的山丘,在那里,应该有“三叶”和妹妹的敬给神社的口嚼酒。

那个地方,果然存在。证明了前些日的所见,所破败不堪,但绝对是梦境之地。

通往神社敬酒祭祀之地,原是绿意葱葱的青草地和清澈见底的小溪沟,现是杂草遍地,雾气缠绕,深沟之水。泷在迷雾中沿着记忆的步伐继续前行,涉过过膝的水潭,终于进了隐蔽之处的小峡口。

敬坛之上,两坛陈酒,裹着苔藓的绿衣。

盘坐,抿开,斟上,喝下,起身。

突觉脚下一滑,重重跌下,透过手机的电筒依稀看到岩壁上彗星的刻画,所有的细节在刹那间拼接。

清晨的曙光透过薄纱的窗帘,在“三叶”的脸上打出几丝红晕。

“三叶”一睁眼,一切是那么熟悉,立马跳起,是如此真实的穿越,一如头遭般的激动。妹妹在开门叫床的时候,更是比先前一次的不屑,多了一丝鄙视。

外婆也似乎觉察到了异样,“你不是三叶吧?”

“作为神社之家的宫水,有能和别人交换身体的奇异功能。”外婆指了指墙上的宫水世家照,“外婆年轻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经历,但后来,都渐渐的忘了。”

原来记忆会很快消逝,怪不得后来我想不起细节。“三叶”心想。

“三叶”马不停蹄的开始行动,动员小伙伴开始动员大家全部集中到糸守高中的操场上避难。然而,谁会对小孩子的童言做出判断呢,而不是静静的在祭祀盛会上美美的欣赏,彗星带来的美。

“如果我进入了三叶的身体,那么三叶她现在....”

“三叶”想起了什么,在山道上飙车,前往贡酒之坛。

“三叶,你在吗?~~”在“三叶”身体里的泷对着陨坑高喊。糸守为依湖而建的小镇,此湖便是千年前陨石所砸而成,而现在泷所攀爬的陨坑,便是湖边的干陨石坑。谁能想到,千年之后,在同一个地方,会有两个交叉的湖。

“三叶”醒来,爬出贡酒之坛,站在陨坑边缘,看着不远处两个交叉的湖,正奇怪什么时候多了个湖,也奇怪为什么听不到小镇的喧闹。

她哪里知道,她眼前的是三年后的糸守,而她自己,早已不在人世。

在“泷”身体里的三叶好像听到耳边的呼喊,“泷,是你吗?”

奔跑,追随声音的方向。

恍惚间,有一种感觉,擦肩而过,驻足回眸,“是你在那吗?”

伸手触碰,只有夕阳余光的温度,和永世相隔的无助。

黄昏之时,光影交错,时空扭转。

当你再次回眸,我便出现在你眼前。

身体复原,回到彼此。

“三叶...”

“泷~~”

一阵感动。

哭泣拥抱。

夕阳继续低垂,湖面倒映着彗星扫过的痕迹,那么动人,又那么凄美。

好不容易找到梦境里的那个地方,好不容易见到了魂牵梦萦的那个她,为了避免不久后的遗忘,便在对方的手心写下彼此的名字。

当三叶在泷手心写下“一”的时候,一笔未落,笔先落。三叶消逝,独留泷在陨坑边缘,愕然的对着天上的那个弧,和地上的那对湖。

“三叶,三叶,你的名字是三叶,我记得你的名字,是三叶,是...”泷眉头一紧,赶紧捡起地上的笔,摊开手心,而颤抖的手却不知道下一笔画,“你的名字是....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

图片 9

没错,TA的确做了。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新闻里这几天刚好放着糸守陨石坠落8周年纪念。在8年前的今天,糸守镇刚好进行防空演习,全镇人都集合在学校操场,刚好避开了陨石坠落导致的灾难范围,全部幸免于难。

泷刚大学毕业,还在为工作奔波,对于新闻里的讲述,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他已经逐渐忘记了5年前的那段记忆,只是冥冥中有种在找寻某人的感觉,又似被人找寻,但只是冥冥之中,并没有那么的真实。

和往常一样,泷靠在地铁的进门边,因为怕冥冥中的某人找不到自己,所以才不想往里面挤吧。他不知未来在何方的看着窗外。

并行的地铁线,两列地铁在此刻平行同步,在对面的那个门边,也依靠着那么个人,也一样呆呆的望着自己。

对视,换道,远离。

“是...是那个梦里的TA!”

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他和她都不约而同的在下一站下了地铁,奔向对方的地铁站。

几乎消失殆尽的记忆被那一秒的对视变得翻涌,但又理不出丝毫头绪,只是感觉,刚才的那个TA,有自己在追寻的那个人的样子。

石阶上,站着奔跑而来的她。

石阶下,站着气喘吁吁的他。

他还是不能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正确,便假装慢步而上,而她忐忑而下;在他与她擦肩而过而又不道言语的刹那,她有一丝失落。

好不容易走完了阶梯,他捏紧拳头,终于鼓起了勇气,回头,“请问,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你?”

“我...我也是...”她的眼眶顿时噙满泪水。

“你的名字是?”

图片 10

“姐姐,你在...!”想叫姐姐去吃早饭的四叶推门进来,一脸惊愕。

编辑:观影指南 本文来源:当你醒来,你的名字

关键词: 威尼斯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