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观影指南 > 正文

所以伟大,我不是药神

时间:2019-06-19 02:32来源:观影指南
第二个场景是程勇在消毒烟雾中看到印度神迦梨,她代表着生命与死亡,创造与毁灭的不断循环。恰如程勇在这个电影中的定位,当他为利卖药,为利放弃时,人性的恶魔主宰了他的内

第二个场景是程勇在消毒烟雾中看到印度神迦梨,她代表着生命与死亡,创造与毁灭的不断循环。恰如程勇在这个电影中的定位,当他为利卖药,为利放弃时,人性的恶魔主宰了他的内心,当他经历世事,为救人重新卖药之时,他已然超脱了人性中的恶,变成了与恶魔作斗争的药神。

他亲手送走了自己的儿子,他让思慧联系省外的病友,他哪怕一个月折几十万,哪怕知道会被关进去,还是选择了这条路。我想,他是不后悔的。比起救人,还有什么更重要呢?

《我不是药神》题材十分沉重,有真实事件可寻,是关于疾病,关于死亡,能从中拍出喜剧感功力可见一斑,时常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电影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不是脸谱化的扮演,而是一种有着温度,有着内核,在你我他身边活生生的人,他们那么卑微而又努力的渴望活着,这种生存的本能牵引着观众沉溺其中。乌纳穆诺曾写到“我不愿意死。不,我既不愿意死,也不愿意愿意死。”也许这《我不是药神》最能引起共鸣的地方吧,我们都会生病,我们都会面临死亡,但是我们在任何处境中都能为自己编制希望,哪怕是极可怜的希望。

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黄毛的死亡带点英雄式的悲剧色彩,最后为救程勇而死,促进主人公的转折,他像个浑身铠甲但内心柔软的刺猬,用叛逆来包裹自己的那颗赤子之心(不知道为什么,剪完头发觉得他好帅啊)。思慧为救女儿跳钢管舞,中间准备献身程勇的驾轻就熟时候可以看出习以为常,电影中并没有通过对女儿多好来渲染她的母爱,不经意间透露出的细节让人感叹这个女人的柔软与坚强。一个电影需要有女人,一个团队需要有女人,这样才能中和那些缺憾,正如阴阳之道,缺之则偏颇。神父贡献了很多笑点,是个略显正经古板的老人,却在救人面前放下了所谓的执念,尤其是上台指责张长林卖假药时整个人物形象立了起来,让人油然而生敬佩。毋庸置疑,张长林是电影中所谓的反派,他卖假药骗人,在抢走代理权后又恶意涨价,叛逃后来敲诈程勇钱财,但是被抓审问时却没有供出程勇,面对警察时猖狂的笑声让人感叹这个人物的复杂与无奈,与那些高价卖药的商人对比而言,你又有何立场指责他丧心病狂,坏到透顶呢?

《我不是药神》,上映一周后好评如潮,看完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评分是那样的高,因为它值得。 忍住了没有看剧透,哪怕是一个字。但还是被这个故事震撼了。徐峥扮演的程勇,一个上有老下有小,卖着印度神油的普通人。被医生告知,需要八万块支付父亲的手术费。生活窘迫地连房租也快交不起了。就在这时,一个白血病人吕受益的提议打开了商机。起初,他是为了赚钱。后来,他们这个团队热闹了起来,有了神父,黄毛还有思慧,也慢慢有了温暖。但生意越来越好,也总是遭人妒忌的。张长林的逼迫,以及害怕坐牢的恐惧,让程勇决定放弃卖药。黄毛摔碎酒瓶的破门而出,吕受益的重新戴上口罩,神父那句让很多人笑场的“愿上帝保佑你”,思慧眼神里的泪水,在那个雨夜上演,分离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我时常会为电影中不同寻常的剧情,炫酷的特效,煽人泪下的情感而动容,却第一次因为《我不是药神》中所呈现的真实而红了眼眶,我们常常以为外在的表象会更有发挥的空间,却往往容易忽视真实的伟大。7月8号看的《我不是药神》,已经点映好几天,网上一水儿的好评如潮,激起了自己想去看的心思,暗自想着定要不走寻常路,誓要找到电影的槽点批评一下,但是看完之后,突然觉得这些缺陷不足与电影所揭秘的真实而言显得微不足道了。

当看到程勇坐在警车里,无数的病人来送他的那一幕,我捂着嘴巴,失声痛哭。摘下口罩,是他们对这个“药神”最大的尊敬。程勇笑了,那一瞬间,他好像又看到了吕受益,看到了黄毛。

起初是冲着徐峥和周一围去的,然而他们俩塑造的程勇和曹斌却不尽如意,没有想象的那么精彩,人物转折过于平淡无奇与顺理成章,略微失望,反倒是吕受益,黄毛,思慧,神父,张长林的角色是如此的鲜明而又富有张力。第一次觉得王传君是个好演员是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惊鸿一瞥,这次在《我不是药神》中扮演了身患重病却挣扎活着的小人物,乍一看,有点油腻猥琐,时常佝偻着身躯,总是讨好的小心翼翼的和别人讲话,并不讨喜,然而随着故事的推进,多维度的人物形象凸显出来。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爱的隐秘而深沉,平凡又伟大,作为一个朋友,一个病友,仗义而有责任心。在那个散伙的雨夜,强颜欢笑与手足无措凸显出他柔然的内心,一年后病入膏肓后与程勇的对话,没有诉苦,没有指责,无关痛痒的喜剧式聊天,让人笑出了眼泪。甚至到自杀,都没有过度渲染他所经历的苦难与折磨,静悄悄的离开凸显出命运的无奈。周国平在《人生哲思录》中感叹:“死是最令人同情的,因为物伤其类:自己也会死。死又是最不令人同情的,因为殊途同归:自己也得死。”也许这才是面对死亡时最真实状态吧,不是声嘶力竭的哭诉,而是寂静无声的妥协吧。

一年后,他接到了吕受益的死讯。吃不起药的结果,只有等死。程勇决定重新卖药,不为赚钱,只为救命。一瓶五百,而天价药的价格是一瓶三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南腔北调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圆圆的圆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辑:观影指南 本文来源:所以伟大,我不是药神

关键词: 威尼斯娱乐